try{ document.execCommand("BackgroundImageCache", false, true); }catch(e){}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情感

     最近打工诗人许立志的自杀,引起了社会各界对诗歌尤其是底层诗歌的关注,诗歌界也在讨论底层经验如何生成美学等问题。但是在我看来,我们也有必要对当代诗歌的评价标准进行反思。梳理新时期以来诗歌史的源头,我们可以发现“三个崛起”奠定了此后诗歌发展的主要倾向,谢冕的《在新的崛起面前》、孙绍振的《新的美学原则在崛起》、徐敬亚的《崛起的诗群》等文章在诗歌与文学界影响深远。但在我们今天看来,他们所提倡的“新的美学原则”,是一种精英化、西方化、现代主义式的美学标准,可以说这一标准作为诗歌评价的基调一直延续至今,是当代诗歌的一种审美规范或审美无意识。当然“新的美学原则”在特定的历史时期曾起到了重要作用,对于新时期初期中国人恢复知觉、打开视野以及诗歌形式的探索都有很大影响,但在今天,我们可以看到,以这样一种精英化、西方化、现代主义式的美学标准,很难将当代中国人丰富复杂的经验与情感容纳进去,尤其对于底层的创作者来说,要将他们的经验“生成”符合这一审美规范的诗歌,无疑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看到,底层诗人在以他们的创作实践逐渐突破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台湾文学对于我而言,印象最深刻的还是陈映真、黄春明、王文兴、白先勇、张大春、骆以军等老一代作家,对于青年一代的创作,虽然也很有兴趣,但平常较少有机会阅读。之所以对台湾青年作家的创作感兴趣,其实也是想了解青年一代的情感结构与内心世界。可以说,陈映真等前辈作家虽然处在台湾,但他们的情感结构、问题意识、美学趣味与大陆作家并无太大的差异,台湾文学1960年代以降对西方现代主义极为推崇,大陆在1980年代以后也以相似的轨迹发展,台湾有关于乡土文学的论争,大陆也有关于寻根文学、新乡土文学的讨论。虽然这些文艺思潮在海峡两岸有着不同的思想、社会语境,但相似的主题与“问题域”却也显示出两岸文学的内在根脉相连之处,以及中华民族在现代化进程中所面临的共同问题。但是对于青年一代作家而言,相互之间的精神交流却变得愈发困难,一方面在大众文化崛起的背景下,文学在海峡两岸都已处在了较为边缘的位置,已不再是精神生活的主要形式;另一方面,1990年代以后,台湾政治、思想领域的巨大变动也形塑了新一代青年复杂的自我意识与自我认同,对于这一时代变迁的隔膜,也让大陆读者很难切身体会到台湾青年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何顿的《来生再见》,是一部有着复杂的时间结构的长篇小说。小说取材于抗战时期的厂窟惨案、常德会战、衡阳保卫战,以“我父亲”黄抗日、田矮子、毛领子、龙连长、马德志等人为核心,描述了抗战的艰难、惨烈与苦难辉煌。小说还描述了黄抗日等主要人物在抗战之后的大半生经历。值得注意的是,小说是以两种不同的时间与叙述方式相互交织而成的。在叙述抗战时期的故事时,采用的是线性时间叙事;在叙述此前此后的故事时,则打乱了叙事顺序,以一种马尔克斯“现在将来进行时”的方式,将过去、现在与未来融为一体,从一种全知视角写出了作者对历史的思考。在这样一种叙述结构中,我们可以看到线性叙述的抗战故事,与交叉叙述的其他故事,虽然两条线索并行,但抗战故事仿佛是一个核心,被镶嵌在交叉叙述的整体结构中。而在小说的结尾处,我们又看到了传统中国循环时间观的因素——当黄抗日在多年之后,又遇到了昔日的战友黄矮子、毛领子,他们在一起回忆往昔时,故事的走向很容易滑入“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或“一片茫茫大地真干净”式的传统小说结局,但是在这里,作者并没有安排这样的结局,毕竟他们所亲身经历的历史——20世纪中国的惨痛经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近年来长篇小说盛行,每年都有三四千部出版,相形之下,短篇小说却较少受到青睐,虽然有识之士呼吁重视短篇小说,但在市场规则的运作下,短篇小说的境况却并没有什么大的改善。在此种情形下,坚持短篇小说创作在当代文学界是一种逆潮流而动的行为,这不仅需要作家有自信,有见识,有韧性,更需要有独特的艺术追求。王祥夫便是一位这样的作家,他近年来的短篇小说渐趋炉火纯青,已达到了相当高的艺术境界。我在为其小说集《驶向北斗东路》作序时,认为他的创作方式可以说是“中国故事”的一种讲法,他的小说远承《红楼梦》等中国古典小说的世情传统,近承废名、沈从文、萧红、汪曾祺等中国现代小说的“抒情诗”传统,又融入了作者对当代社会的细致观察,写出了底层的喜怒哀乐与人间烟火,也写出了中国人的情感结构与心灵世界。在王祥夫的小说中,我们可以读到他的性情,他的悲悯,也可以读到小说的艺术。他的新作《泣不成声》也是如此。

     《泣不成声》不到六千字,是一篇很短的短篇小说。小说的故事很简单,甚至很难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最近在看日本学者写的中国史,其中提到宋代的时候印刷术用了很大篇幅来写,印刷术的发明不只是影响文学,其实对整个文明史有很大的影响,包括我们现在用的宋体字,为什么叫宋体字就跟宋朝印刷术的普及有关系,包括朱子学的流行,整个构造了一千多年的中国人的情感结构与日常生活,也跟印刷术有着密切的关系。我们今天讨论移动互联网可能对我们的生活的影响,我想只是一个开始,将来可能还会有更大更深的影响,我们现在还不可能预测到会有什么变化,当然从总体上来说,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是不会变的,但是新技术会在多大程度上影响整个文明与我们的生活形态,我觉得还需要观察,但有可能会有超出我们想像的更深远的影响。当然还有另一方面,现在新技术日新月异,更新换代的节奏也越来越快,从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不过十几年,在将来,也会有新的技术与交往方式取代移动互联网,这跟印刷时代数百年不变相比,是一个很大的变化,但是这样日新月异的时代,也带来两个问题,一是作为主体的“自我”越来越碎片化、扁平化和瞬息化了,二是自我与“他者”之间的联系也越来越脆弱、偶然,更具流动性,而且不同代际之间的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5-31 10:54)

1991年,我在县城读初中

突然有一天班主任告诉我们,苏联解体了

那天晚上,晚自习之后

我骑着自行车,在回家的乡村小路上

遥望着天边的星辰

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2001年,在北大宿舍,47楼1022

突然有一位同学喊

快上网,看新闻

在一个网站的直播画面中

我们看到了飞机撞大楼的震惊场景

那一晚我们惊讶,激动,诧异

不知道这个世界将会发生什么

2008年,在牡丹园租住的五楼阳台上

我看到奥运会开幕式的大脚印走过北京夜空

在那之前,我就知道了美国次贷危机

随后就是金融危机,经济危机……

这个世界变化真快

现在我似乎已经记不起来

2008年之前的世界是怎么样的了

911之前的世界是怎么样的了

苏联解体之前的世界是怎么样的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每天走在大街上,我们和那么多陌生人擦肩而过,但是我们对他们并不了解,我们所看到的只是他们此时此刻的生命片断,而并不了解他们过去的经历,也不了解他们的内心世界。其实细想一想,在这个世界上,我们真正了解的人又有几个?甚至对于自己,我们也并不是能够完全理解,我们所能理解的只能是我们意识到的部分,而我们无法意识到的部分或许会更多。这或许是人生之于世的一种悲哀,即使在我们与“自我”及最亲密的人之间,仍有无法穿越的障碍与隔膜,我们每个人都被封闭在“自我”之中,只能以此时此地的“自我”感受世界,只能以这个受限的视角与“他者”发生关联,因而人与人之间的隔膜是难免的,而当这一隔膜发生在最亲密的人之间时,便会让我们看到人世间最平凡而深刻的悲剧。

    柳营的《我之深处》便为我们讲述了两个情人之间的“隔膜”,并以此探索“我之深处”。小说的主人公云雷、雪竹两小无猜,他们和共同的朋友黑子自幼在一块长大,但是在上初中时,黑子却莫名其妙地失踪了,这件事对他们的心理及两人的关系造成了巨大的阴影,他们两人由此而分手,走上了不同的人生道路,各自经历了不同的情感、婚姻,但他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李亚是近年来创作势头较为活跃的作家,他的中篇小说《武人列传》、《电影》、《将军》、《发痒的肋骨》等,在文学界与社会上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在这些小说中,我们可以发现李亚创作的一个特点,即他的小说题材广泛,风格各异,比如《武人列传》写的是作者故乡的习武者及其故事,《电影》写的是童年时看电影的往事,这两篇题材相近,但写法颇不相同,《将军》写的是一位将军的晚年生活及往事追忆,《发痒的肋骨》写的则是北京潘家园贩书者的故事,对这些不同题材小说的处理,显示了作者宽广的创作视域,更为难得是,这些不同题材与风格的小说,在艺术上都达到了较高的水准,尤其是《武人列传》、《电影》,不少评论者及读者都谈到这两篇作品唤起了他们的童年经验与美感,这可以说是对一个作家创作的认可与褒扬。

     《李庄传》是李亚新近创作的一部长篇小说,这部小说延续了《武人列传》、《电影》中的故事与场景,同样以作者的故乡与童年为题材,但容纳了更为丰富的内容。小说中的李庄盛行少年习武,一群孩子们在热闹的拳脚挥舞中成长,由此又牵涉到这个小村中的各色人物,他们纷纷登场,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年,付秀莹发表了短篇小说《爱情到处流传》,在文学界一鸣惊人,此后短短数年内,她发表了大量中短篇小说,逐渐为文坛及社会公众所熟知,现在付秀莹已成为70后作家的代表人物,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在当今的文化与社会语境中,一位文学新人如此迅速地获得文学界的认可,堪称一个奇迹。这也让我们思考,付秀莹的小说为什么会引起各方瞩目?她为文学界提供了什么新的经验,她的小说中有什么新的美学因素?在我看来,付秀莹所提供的恰恰是当今文学界最为缺乏的,那就是对中国文化的自觉体认,对中国人经验与情感的敏锐捕捉,以及对传统中国美学的新探索,也就是说,付秀莹讲述的是中国故事,表达的是中国情感,探求的是中国美学的新形式。她的小说不仅写出了个人独特的生命体验,而且也写出了我们这个时代中国人的精神密码或“集体无意识”,她能够把握住当代中国人丰富、复杂而微妙的经验与情感,并且以中国式的美学表达出来。我想这就是为什么付秀莹的小说既让人耳目一新,又让人感到“与我心有戚戚焉”的原因。

    付秀莹的写作方式看似自然,但如果我们将之放在历史的视野中,便可以看到她的选择并非那么简单。五四以来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选编说明:《“新工人美学”的萌芽与可能性》一文,是我为《2013新工人文学奖作品集》所写的序,《天涯》杂志主编王雁翎老师读后很感兴趣,建议我选编一些优秀的诗歌加以评点,并与这篇文章一并发表。我觉得这是个很好的主意,一则我的文章只是从宏观的角度探讨“新工人美学”的可能性,虽然介绍了几篇作品,但没有展开对更多作品的详细分析,选编一组作品可以弥补理论探讨的不足,让读者更直观地感受新工人的创作,而点评的形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